男神又高又帅又强又美可惜

守夜(山姆视角)

金龙狂舞般,一根根麦子躁动不安地扭动着羸弱的身躯,好像这样就能从这死一般的静寂中脱身似的。从未见过这般炎热的秋日,没有硕果满园,没有凝霜雨露,有的只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麦田和太阳烘烤大地而升腾的蒸蒸热气。整个小镇安静得仿佛囚身于群岭环绕的天然牢笼。

当黎明的第一缕光刺破漫漫长夜,我便独自坐在窗台,执一柄烛火,看着朝霞一点一点爬上对面的山坡。就在前不久,人们度过了记忆中最长的一个夏天,酷暑散去,七月流火,可天气还是一样的闷热。大家又开始尽情享受秋收的喜悦,然而我并没有这雅兴,因为我深知——凛冬将至。我在这个偌大的图书馆里度过了夏末,整日与书籍为友,以笔墨为侣。闲暇之余,我也会抬起头,幻想一段美丽的邂逅.有一种恨,情生错年代,今生至此,来路茫茫。寻寻觅觅,走走荡荡,终是遇不见那位绝世佳人。一次次秉着烛台,独坐楼台,翻阅了几千年史话。或许,那一天会顺风而来,我眠于白雪,花轻碰我的唇,落在史书的第几页年代,是你犹怕我冻坏。

生于此处,葬于此塚,仿佛是一种宿命。还记得受封之日,我身着黑衫,与我的私生子兄弟一起宣誓:长夜将至,我从今日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晨光,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剑盾。我将生命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日如此,夜夜皆然。古树泣泪,逝者重生,这将是一场群鸦的盛宴。自那日起,我的命运便与守夜人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与那些同着黑衫,共享荣辱的兄弟绑在了一起。而现在,我身处旧镇,我永远是个过客,而非归人。

我不是骑士,没有所谓的骑士精神,国王的剑刃从未触及过我的双肩。凛冬将至,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一个选择——与生者共战或与逝者为伍。而这个选择的答案早在我抛弃爵位,执起长剑之日就决定了,自我披上黑衫,开始守望之日我心已明了,我将今生今世在城墙之上守望,不为国王,不为领主,不为加侯封爵,只为烈焰与鲜血。

宝冠雄鹿,驰骋中原;金毛雄狮,张牙舞爪;冰原狼嚎,横扫枯林;跃水鳟鱼,龙门起舞;铿锵玫瑰,生生不息;蔽空巨龙,星火燎原;鹰击长空,林谷雄风;深海铁怪,惊涛骇浪;金枪贯日,毒蛇隐市。九大家族,七大王国,争权斗势,尔虞我诈。

我也记得自己的族徽,健步猎人,注定是一个力量至上的家族。所以当父亲以死威胁,逼我放弃继承权加入守夜人军团时,我没有丝毫震惊,只是有一点,失望,解脱。如果没有作出这些艰难的抉择,就不会有今日一帮患难与共的兄弟。这座王国最南端的多恩小镇,学士辈出,我坚信,我学成之日,就是我归来之时。那时,柔软的沙滩,狂怒的风暴,也挡不住我归去的风帆。我将途经流奶与蜜之地,途经家父的帐幕,途经偌大空寂的临冬城,途经黑城堡下的鼹鼠小村,归至绝境长城。

我常常疑惑,黎明,是从哪里开始的?现在,这个问题的答案已不再重要。在黎明的第一缕光冲破黑暗之前,必定是令人窒息的漫漫长夜。而我将至此守望,从长夜将至,到黎明破晓。


水平低又心痒的产物

我看见
鲜血在脚下漫延成河
我听见
铁笼外人海的高声附和
我梦见
灯光穿透翎羽映入眼帘
如恶魔般虔诚
如天使般堕落
心口默画十字
恨我对你一见倾心
丢了最初的虔诚
倘若可以
我愿用我一生
换你重归天国之日
钢翼在日光下闪耀
刺痛双目
原谅我不能伴你沉沦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
当跑的路我已经跑过了
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从此以后
有公义的冠冕为你存留
可我的上帝
横竖之间
血光之间
你我之间
我又剩下些什么呢
即使时光重来
我又该作何反抗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
已行的事后必再行
我所见日光下的一切
都是虚空
都是捕风
愿你
免我痴
免我苦
免我无枝可依
免我颠沛流离




天 处女稿就这样发出去了 羞涩 ~(@^_^@)~😂😂😂